杨柳瓷美人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28:25 来源: 丽江信息港

(一)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夜已三更,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洒进屋里,书生借着油灯昏暗的灯光,孜孜不倦的读着书本的内容。  小屋很简陋,一张旧床,一张桌,一把椅,还有就是破旧的柜台上,陈列了一只花瓶,蓝底,青花,竹叶。线形和做工都很完美,散发着古老而又陈旧的气息。苍凉,深远。  这个花瓶是书生祖上一辈一辈传下来的,也可以说是书生的全部的财产。  书生是临安城内雪家的后人,当然现在很多人都已经遗忘了当初雪家是如何的繁荣奢华了。  当年临安雪家世代经商,富可敌国,只是后来惨遭奸人陷害,通敌卖国的大罪名硬生生的压在了雪家身上,一夜之间,雪家大小两百多口深陷牢狱,后来又有人在雪家搜出所谓的通敌信涵。  就这样雪家莫名其妙的背负了这一世骂名。  而雪家出事时,雪家幼子雪拓(拖)正巧和管家去了乡下,许上天怜见,为雪家留下了这的血脉。  雪家败落后,雪家的那些亲戚也都势力起来,雪拓本是想投奔他们,却被那些人以雪家卖国通敌的名义打了回来。世态炎凉,大家都选择明哲保身。  于是雪拓只得跟着老管家家从琢回了乡下。  雪拓深知官场黑暗,要为雪家洗脱冤屈,不得不弃商从文,考取功名。  一年后,年迈的管家去世了,临死前把那个花瓶交给了雪拓。  雪家有个规矩,祖上传下来的物品必须交给管家,待到下任家主有能力接管家族的时候才传给新的家主。当然这是一个只有雪家的当家家主才知道的秘密。  如果有人见过那个花瓶,一定会惊呼,那是三百年前花家瓷窑里烧制出来的绝世真品,美人瓷。  蓝底,青花,竹叶图。传闻,雨后初晴,霓虹出现时对着太阳便会看到一副绝世美女图。  美人瓷乃是商界至宝,为此丧命的人更是数不甚数,只是后来美人瓷消失了,谁都没有没想到美人瓷会在雪家。  雪拓天生聪明睿智倒也是块读书的料子没多久就过了乡试会试,就只等三年一次的秋考了,也就是殿试。  寒窗苦读十余载,平步青云未可知,数年心酸逐一梦,金榜题名知何时。  千军万马独木桥,折断了多少读书人的梦,但是有些路却不得不走,无论是为了梦想还是荣誉。  “梆梆梆梆”四更的更声想起,雪拓再也支撑不住爬在桌上沉沉的睡去。  (二)  这一夜雪拓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望着他轻声叹息,次日,醒来身上却多了一件披风,雪拓四下观望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雪秀才在家麽?”正纳闷时,门外有人传来叫声。雪拓连忙迎了出去,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年过六荀的老人。  那老人见雪拓走出来,赶忙上前打招呼:“雪秀才你在啊,打扰你了,真不好意思。”  “无碍,不知老伯找在下有何事?”  “是这样的,老头子想请雪秀才帮我写封信给我那远在临安城的儿子。我那老婆子怕是不行了,总是念叨在夏侯府当下人的儿子。别无他法,值得劳烦雪秀才了。”  看着惴惴不安,面露焦急的老人雪拓立马答道“好,在下马上帮老伯写。”  老人一阵感激应了声:“哎”  随后老人递过手中的篮子对雪拓说道:“雪秀才,小老儿家里没什么可给你的,这篮子鸡蛋你就收下当做润笔费吧”  “老伯,你客气了,这万万使不得。”雪拓推辞道。  “你就收下吧”老人说。  “唉,不可不可,吾自幼便读圣贤之书,起可因为此等小事而贪图报酬。”  老人尴尬的举着篮子,不好意思的说道:“怎么能让秀才您白忙活呢”  “小事一桩,举手之劳而已。老伯不用客气”  老人见此不再言语,后话自是不提。  说来雪拓在盐张村也算个众人皆知的人,一来是这个村子里的读书人少,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像他这种秀才级别的了。村民想着兴许过了殿试,他们盐张村还能出个举人来。不过他们并没有等多久,这个愿望就实现了,不过这是后话。  二来则是那些村民找雪拓写写书信,逢年过节的写点对联什么的,也不要他们的钱,更不收他们送的东西。  好多人都觉得他固执呆板,可是村民们却都很爱戴这个书呆子。  近来雪拓烦闷不已,因为他每晚都做同样的梦,那个白衣女子无奈哀怨的叹息。萦绕在他耳旁。  其实,他烦闷的是因为他不知道他所见到的到底是不是梦,说真的吧,那个白衣女子像仙女一样飘渺,可是如果是做梦,那么每天早上他身上的衣服又是哪里来的?  这一晚雪拓为了弄清事实,雪拓读了会儿书便假装累极而眠,大约过了一刻钟那白衣女子果然叹息而至。  望着沉睡的雪拓,她熟练的为他披上一件外套,雪拓顺势拉住女子的手,抬起头只见那女子容颜绝世,倾国倾城,雪拓不由得呆住了。  那女子见雪拓拉住她,略带苍白的脸上一阵惊慌。想要挣脱逃跑,雪拓一怔问道:“姑娘是谁?”  “你先放开我。”女子娇嗔的说道。  雪拓回过神,发现自己还拉着人家的手,赶紧放开,略带愧疚和羞涩的对女子说:“姑娘对不起,我……我……”  那女子见雪拓不注意便趁机逃走了,没听到回音的雪拓抬起头只看见花瓶处那个消失的白影。  自那晚之后雪拓再也不曾见过那白衣女子,却傻傻的犯起相思来。他虽然不知道白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可是他却知道她一定和那个花瓶有关。  于是开始每天对着花瓶说说话,后来更是直接把花瓶搬到他床头,雪拓以前不觉得这个看起开没什么特别的花瓶有多好看,现在却是越看越觉得它好看。  这一日雪拓一如既往的对着花瓶诉说相思,些许是被雪拓的执着所感动,那白衣女子悠然出现,雪拓惊喜不已。后来得知,此女子乃是当年花家瓷窑的窑主花四海的独生女儿花晚妆。  当年,花家盛产陶瓷,乃是临安的官窑,君心难测,当时花家的瓷器乃是全国的瓷,怎奈那皇帝贪心,下旨让花四海在三日之内做出比彩瓷更好的瓷器。孰知瓷器的都会知道美人瓷的传说,绝世的美人瓷在烧制的过程中需要一名绝世的美人跳入瓷窑,此为祭瓷。祭瓷的美人要必须是窑主的血脉方能成功。此法太过于残忍,哪个人又舍得自己的女儿呢?  生死存亡之际,花晚妆义无反顾的跳入了瓷窑。于是美人瓷横空出世,但美人瓷的出现并没有使花家躲过劫难反而带来了灭顶之灾。人们为了美人瓷挣得头破血流。后来辗转落入雪家,再传入雪拓手中。  雪拓对花晚妆心生怜悯,又心生爱慕,不在乎她不是真人之身,那晚妆亦是情窦初开,不经人事,看雪拓一表人才,倒也乐意有个人陪伴。一来二去的彼此也熟悉起来,红袖添香夜读书,雪拓倒是更加卖力的苦读起来。有道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春去秋来,转眼便到了殿试之期,雪拓便带着干粮和水背着书,带着那个古花瓶上京赶考去了。  (三)  临安城内,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秋试在即,全国各地的学子纷纷赶往临安。悦来客栈更是宾客爆满,也不知是何原因,凡是前来赶考的学子都会选择入住悦来客栈。  悦来客栈门外,雪拓出神的望着眼前豪华的房子挣扎一番后,毅然的走了进去,店小二走上前来,看着雪拓衣着寒酸,鄙视的说道:“公子是来赶考的吧,要住店么?”雪拓点点头。小二继续说道:“客官真是不好意思,我们的房间都住满了,只剩下一间柴房还空着,不过很便宜,只要一两银子,客官你看这……”雪拓也不在意,便住了下来。  三日后,秋试开始,考场上,雪拓看着那些并不陌生的试题,轻松的答了起来。半月之后,皇榜发下,雪拓金榜题名自是不说。圣旨下,三日后群晏百官,皇上钦点状元。  百官宴上,雪拓身着状元服,英气逼人,倒是直接间接的吸引力不少美女的芳心。角落里,一身着粉衣的妙龄女子目不转睛的盯着雪拓对着旁边的丫头说到:“小丸子,你看那状元长得好帅气哦。”  “哎呦我的公主,你怎么又犯花痴了。”小丸子说道。  “哼,我一定要让他做我的驸马。”粉衣女子势在必得的说道。说完不理小丸子,继续看向雪拓。  话说这粉衣女子正是当朝的小公主夏沫瞳,此女年方十六,生得貌美如花,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的不足便是此女是临安城除了名的花痴,不仅如此还很刁蛮任性。此次听闻皇上有意在状元榜眼和探花中为她选一名驸马,她便偷偷的携着小丸子前来,想要看看他们配不配当她的驸马。  夏沫瞳正要走近与雪拓搭话时,只听一个尖锐的声音喊道:“皇上驾到。”  众人跪拜,山呼万岁。雪拓只听得头顶上方一个爽朗的声音说道:“众卿平身,今天是个好日子,难得又为我朝挑选了如此多的人才良将啊。赵哲宣旨。”  “喳。”  于是翻开圣旨朗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雪拓德才兼备,深谙治国之道,乃我朝之幸,百姓之福。故寡人钦点为状元,任礼部尚书一职,官居二品。钦此。”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雪拓跪谢道。  皇帝看了看和雪拓不远的夏沫瞳,了然一笑,说:“今天朕还有一件事要宣布。如今朕疼爱的小女儿沫瞳公主已到婚配的年龄,朕见这状元也是一表人才,与朕的公主当真是郎才女貌,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朕将沫瞳公主许配与状元雪拓,三日后完婚。”  雪拓听完皇帝的宣纸,如遭电击,心中一颤,无力的跪在地上。  再说夏沫瞳,听到父皇如此安排,心中自是高兴,乐颠乐颠的扑倒皇帝身边撒娇去了。小丸子,一阵头疼,这个状元会是公主的幸福麽?  (四)  雪拓回到皇帝赐给他的府邸之后,面色沉重,再也再也掩饰不住那种忧伤,他不想娶公主,他只是想为雪家平反之后,回到盐张村和晚妆过平淡的日子。  可是如今,不娶公主就是抗旨,他不怕死,只是他死了就没人使雪家沉冤得雪了。可是,娶了公主,他就没有办法面对晚妆了。  皇家是她的仇人,再说公主又怎么会接受晚妆?  雪拓无奈的叹息,他把晚妆叫出来,和她说了在皇宫的事,晚妆沉默着,什么都没说,依旧去以前一样,安静的为他焚香,伴他读书。  再说晚妆,她在来临安之前已经算到现在的局面了,可是她没办法改变什么,雪拓和沫瞳公主是天赐良缘,有着三生三世的缘分,她的出现只是个意外。所以她静默的守候在雪拓身边,只剩三天了。  三日后,临安城里热闹非凡,只因为今天是新科状元雪拓和皇上宠爱的公主大喜的日子。  虽然万般不愿,却也不敢抗旨,花轿已经到门外,雪拓恭敬的踢了轿门,抱出新娘子。便入内堂拜了天地。之后由着陪嫁丫鬟小丸子带着进了新房。  那一夜,雪拓喝了很多酒,他好恨,恨自己没本事,恨自己胆小不敢拒绝,心里也气晚妆,他娶了别人她甚至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一夜他说了很多话,口里只叫着一个名字。他诉说着他们的相识相知。  然而,听他诉说的却不是晚妆,而是他的新娘子。他不知道,这是他买下的祸根,夏沫瞳在他抱着她,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时,就彻底的愤怒了。  后来,她平息自己的怒气,套出了雪拓口口声声叫的女子的身份。  “花晚妆,你怪不得我。这是你自找的。夏沫瞳恨恨的说道。”  后来,夏沫瞳想方设法的想率掉美人瓷,晚妆有发力护身,便也没能使得夏沫瞳成功。  直到有一天,夏沫瞳悄悄的让小丸子,去请了金山寺不懂,那不懂半僧半道,荤素不忌,无论什么事,只要人家出的起钱便做,伤天害理之事倒也没少做。  晚妆自知在劫难逃,在不懂来之前,便已经用法术封印了雪拓关于她的记忆。  法力尽失的晚妆,根本不是不懂的对手,于是不懂,便轻易的毁了美人瓷。  (五)  三年后,雪家冤案平反。  同年五月,沫瞳公主平安产下一对男孩。状元府大宴群臣,  紫竹林内一女子,白衣胜雪,满目忧伤的望着远方。  “阿弥陀佛,”女子回过头,望着近在咫尺的僧人,微微施礼:“禅心大师”。  “施主,你又何苦放不下呢?”  “大师,人世间的感情,真情难得,也难割舍。爱了便是刻骨铭心。”  “可是你为他如此付出值得麽?我本事出家之人,不在乎得失,可是,你舍命为他,当初若不是老衲碰巧路过,施主你已经……”  “大师,你是出家人不懂男女情爱,为了自己爱的人,付出所有都不会计较是不是值得。”女子说完,便离开了。  禅心望着远去的一袭白衣,不住地叹息。 共 45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那种方式治疗急性附睾炎成果好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哪家医院能看好癫痫病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