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企业两次成被告均不知情

2019-08-22 04:37:09 来源: 丽江信息港

核心提示:武汉市宏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宏昌公司)负责人,拿着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湖北高院)在今年6月 日下达的民事裁定书,一脸疑惑。作为被告方,这是他三年来首次接触此案。

 因为一场民间借贷官司,武汉市宏昌投资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卷入其中,从2012年到201 年,武汉两级人民法院就此案进行了判决。离奇的是,直到进入执行裁定程序后,被告才知晓此案。就此,一场关于公告送达方式的争议由此展开

 

  7月中旬,武汉市宏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宏昌公司)负责人,拿着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湖北高院)在今年6月 日下达的民事裁定书,一脸疑惑。作为被告方,这是他三年来首次接触此案。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得知,2012年,宏昌公司因一次民间借贷,被另一家公司起诉至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下称东湖法院),几个月后,案件便进入开庭程序。彼时,宏昌公司对案件毫不知情。

201 年,原告再次将宏昌公司上诉至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武汉中院),该院也进行了审理,宏昌公司仍不知此案。

  历经两次判决后,今年1月份, 被消失 的宏昌公司,意外收到了法院的强制执行裁定。这时,他们才知道,自己早在两年前就卷入一场官司中。

  随即,在律师介入下,宏昌公司终于看到了两次开庭的判决书。同时,律师也向湖北高院提起再审申请,但没能扭转官司局面。

今年6月 日,湖北高院驳回了宏昌公司的再审申请。

  民间借贷引发的官司

  宏昌公司卷入的纠纷并不复杂。记者采访得知,2010年1月29日,湖北益信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下称益信公司)法人龚洪平,向自然人郭少华借款100万元,因两人早就认识,所以郭少华爽快地答应了借款请求。

按照规矩,龚洪平向郭少华打了一张借据,并加盖了益信公司公章。

  由于数目较大,直接取出现金不方便,同日,郭少华委托武汉市鑫永辉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鑫永辉公司)将100万元汇入益信公司账户上。

  此后,一直到2010年8月,龚洪平每个月都会向郭少华支付利息。到了8月 1日,郭少华根据鑫永辉公司法人代表王平柱要求,再次出具委托,委托益信公司将借走的100万元,汇入其担任股东的宏昌公司账户上。

  9月1日,益信公司及龚洪平在初的借据上签字 同意退还 。然后,益信公司将100万元借款汇入宏昌公司账上。至此,涉及100万元资金借贷行为履行终止。

  但宏昌公司和郭少华万万没有想到,这次简单的借款行为,会给他们带来一场官司。

就在龚洪平将100万元还给郭少华两年后的2012年7月 日,龚洪平却将宏昌公司起诉到东湖法院,理由是打到宏昌公司账上的100万属 不当利益 。

  作为原告的益信公司称:2010年9月1日,益信公司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向被告宏昌公司账户转入100万元,益信公司事后自查发现与该公司并无经济往来,该笔汇款无法定事由,故起诉至法院。

  益信公司并请求东湖法院,判决宏昌公司立即返还100万元,并按同期人民银行贷款利率支付相应利息。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了解到,益信公司仅仅向法院提交了2010年9月1日中国银行的电汇凭证,拟证明其向宏昌公司的转账事实。但未向法庭提供该笔钱转账前的任何证明。

  奇怪的是,东湖法院在一审开庭时,宏昌公司没有任何人到达庭审现场,记者在2012年12月24日一审判决书中也看到了 宏昌公司未到庭答辩,亦未提交任何证据材料 的字眼。

  一审判决书还显示:宏昌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拒不到庭参加诉讼。

  尽管如此,东湖法院在审理时指出: 益信公司未能举证证明被告宏昌公司获得此笔汇款属不当利益的情况下,其主张被告宏昌公司因不当得利而返款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东湖法院在审理期间指出,益信公司虽提供汇款凭证证明其于2010年9月1日向宏昌公司汇款100万元,但该证据不能证明宏昌公司取得此款必然构成不当得利。

  相反,该汇款凭证显示原告益信公司准确了解被告宏昌公司的账号、户名、开户行。益信公司不能提供证据证实其获取上述账户的途径,亦不能对此作出正当合理的说明。 东湖法院称。

虽然宏昌公司人员未到达庭审现场,但东湖法院仍认为: 100万元汇款的发生是有根据的,不属于误打款项的情况。

,东湖法院驳回了益信公司的诉讼请求。

 

缺席的判决

  实际上,宏昌公司未到庭的原因是, 就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案子,既没有法院人员通知我们,也没看到邮寄的书面通知,我问过所有员工,均无接到关于此案任何形式的材料。 武汉宏昌公司一王姓负责人表示。

  但记者在东湖法院一审判决书上看到,里面明确标注着宏昌公司的办公地址。该公司组织机构代码证上也显示,在一审时的2012年,以及前一年,均正常通过工商年检。

  法院说给我们下过传票,按照正常逻辑,我们一个做企业的,能不到场开庭吗? 宏昌公司负责人称。

不管怎样,益信公司的诉讼请求被驳回。但案件并未结束,益信公司不服判决,201 年,又将宏昌公司诉至武汉中院。

记者获悉,武汉中院于201 年8月14日对此案进行了二审开庭。这一次,宏昌公司又未出现在庭审现场。

武汉中院称: 宏昌公司因下落不明,经本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未到庭参加诉讼。

  同样,武汉中院判决书上也明确注明了宏昌公司的详细办公地址。

  虽然两次判决宏昌公司都没到庭,但判决结果大相径庭。

记者了解到,武汉中院审理认为: 宏昌公司应该到庭说明收取益信公司100万元的正当理由,但宏昌公司目前下落不明。综合本案情况,宏昌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应向益信公司返还100万元,并从法院立案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

武汉中院在201 年9月11日下达的二审判决书中还撤销了一审判决。另外,武汉中院除了让宏昌公司返还100万元及利息外,一审、二审受理费均由宏昌公司承担。

二审判决书显示为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据宏昌公司介绍,那时候,我们仍不知这个案件,也没收到应诉通知。

二审判决还让宏昌公司承担了一审、二审的公告费,共计860元。

我们不否认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告,但前提是联系不上,我们又不是那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小公司。 宏昌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说。

据悉,宏昌公司成立于200 年5月29日,注册资金1000万元,主要从事商业、市政公用业投资及以科技含量较高CDMA中端科技产品,近年来该公司还参与房地产行业等,武汉武昌江南花园和武昌江南花园二期等均是其投资建设。

另外,即使法院真公告了,也看不到啊,我们平时都是合法经营,就没有介入过任何司法案件,哪里知道有公告。 宏昌公司负责人还称。

记者辗转获悉,在201 年的某期《人民法院报》上,找到了一则武汉中院关于此案的公告。

本院受理的上诉人湖北益信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武汉宏昌投资有限公司不当利益纠纷一案,已审理终结。现依法向你公告送达(201 )鄂武汉中民二终字第00450号民事判决书。自公告之日起60天内来本院领取民事判决书,逾期则视为送达。

近日,宏昌公司负责人看到这个公告无奈地表示: 我们平时去哪里订阅《人民法院报》,就算天天登,也看不到。

有司法系统人士对此表示: 公告送达法律文书一定要慎重,只能在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其他方式无法送达时才能使用,否则会损害法律的公正性与权威性 。

但记者在宏昌公司办公地看到,该公司仅办公面积就超过1000平方米,各部门功能齐全,和容易找到。

上述司法界人士还透露: 虽然公告送达并不能确保受送达人一定会收到法律文书,但同时它又具有与直接送达法律文书同等的法律效力,其后果与当事人的利益有着微妙的关系,这也是公告送达的两面性所在 。

  比如,个别当事人故意隐瞒对方地址或提供虚假地址,造成被告下落不明的假象,要求法院公告送达,导致缺席审判或作出其他处理,从而轻易实现自己的诉讼目的。 对方还透露。

被通缉的 前原告

尤为重要的是,按照有关规定: 送达诉讼文书必须有送达回证,由受送达人在送达回证上记明收到日期,签名或者盖章 。但宏昌公司透露说, 从没有见过诉讼文书。

而对于公告送达,《民事诉讼法》也规定: 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本节规定的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公告送达。自发出公告之日起,经过六十日,即视为送达。

把我们公司说成下落不明,简直是侮辱。 宏昌公司工作人员称。

不过,一直 下落不明 的宏昌公司,却在今年1月份收到了一审法院寄来的强制执行裁定, 要求我公司执行二审法院判决返还100万元的不当得利,而且邮寄的地址,正是一审、二审判决书中注明的地址。 宏昌公司负责人对此十分不解。

记者在当时的快递单上也确认了这一说法。

两次诉讼文书没有收到,执行裁定却收到了,这说明什么? 对方质疑道。没过多久,法院方面便封了宏昌公司账面上109万元。

见到这种情况,宏昌公司马上找来律师向湖北高院递交再审申请。今年6月 日,湖北高院驳回了宏昌公司的再审申请请求。

其实,这个案件关键的核心是,法院方面在公告前有没有送达过诉讼文书?以及有没有送达回证?宏昌公司有没有在送达回证上签名或盖章?

按宏昌公司说法是 从来没有见过 ,但武汉中院工作人员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 一审前,去公司送达了,但公司没人,就采取了公告送达。 不过,武汉中院没向记者出示任何书面证据。

对于 宏昌公司下落不明 ,武汉中院没有给出解释。

奇怪的是,武汉中院工作人员在谈及该院作出的二审判决时表示: 宏昌公司的确应该返还益信公司100万元,原因是,在另一个案件中,龚洪平已经偿还了100万,如果不退还,龚洪平相当于里外要还200万元。

记者采访获悉,武汉中院所称的 另一个案件 是指龚洪平与郭少华的弟弟郭建忠的借贷案件。龚洪平在2010年8月 1日时,向郭建忠也借款100万元,借款期至2011年2月28日,双方并签订借款合同。

但到了还款日后,龚洪平并没履行借款合同,于是郭建忠向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返还借款,法院判决龚洪平偿还郭建忠的借款。

此后,龚洪平不服判决一直上诉,但经过武汉中院二审,以及湖北高院裁定,龚洪平均败诉。

记者发现,这个案件与前述案件没有任何关系,龚洪平的确应该向郭少华和郭建忠分别还款100万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郭家人之所以两次借款给龚洪平,源于龚此前长期跟随郭建忠工作, 说实话,有一定的感情。 郭少华对记者说。

但记者通过多方采访证实,龚洪平疑似利用同样手段,骗取了多名人士钱财。一个可以确定的事实是,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从武汉公安机关获悉,龚洪平已经涉嫌 诬告陷害罪 ,被警方网上通缉。而该案为另一案件。

记者从警方还得知:一名叫涂鲲的犯罪嫌疑人报案称,在201 年12月1日中午,自己在武汉市某酒店内经人介绍与另一人余慧萍结识,并借款10万元给余慧萍,后来余慧萍未还借款,并逃匿不知去向。

但经公安机关调查后发现,涂鲲所举报内容为虚假报案,且与犯罪嫌疑人龚洪平系结伙作案。 虽然眼下对于龚洪平作案的细节还没有公布,但可以看出,他是个惯犯。 警方人士透露说。

知道这一情况的宏昌公司也深感无奈, 无论龚洪平日后接受怎样的司法审判,作为受害者,我们想不明白,法院方面为什么坚持缺席判决?难道我们连基本的应诉权利都没有吗?

 

白癜风检查项目
赣州治白癜风医院
扬州专治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