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色版

未分类

【 .】,精彩免费!

她之所以来这里,要找的不就是慕梓灵?

……

此刻,似乎是因为心中另有事,白怡雪出乎了慕梓灵的意料,她并没有对她投以仇怒的眼神,也没有恶语相向。

只见白怡雪缄默不语地看了慕梓灵一眼,然后才动着身体,欲要起身。

没有慕梓灵作支撑,白怡雪只得伸长手,一点一点挪身,然后抓住廊道边上的护栏,慢慢站起身。

慕梓灵可没那闲情逸致站着看她怎么从地上爬起来,她轻呵了一声,掉头就要走。

“等等……”见慕梓灵要走,白怡雪连忙出声,却因为气息不稳,说话都断断续续:“姐……慕梓灵,我们……我们来做……做个交易如何?”

“说——”慕梓灵脚步一顿,她幽幽转过头,嘴角含着淡淡的嘲讽:“什么?”

以为慕梓灵是没听清自己的话,白怡雪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的将语气连贯起来:“我说,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闻言,慕梓灵顿时就笑了。

第一遍她并不是没听清白怡雪的意思,而是觉得她的话可笑,第二遍再听白怡雪说出来,她实在忍不住不笑。

牛仔短裤校花美女清纯公园美照

这个千夫所指的女人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居然想到来找她做交易,也不知她这是哪里来的勇气和自信。

“没兴趣。”慕梓灵懒懒地丢了三个字,又转身。

“别急着拒绝,我的筹码会有兴趣的。”白怡雪声音不大,却似乎很有底气:“当真以为从小长大的地方就是的家吗?当真以为慕振国和黎恩就是的亲生父母吗?告诉,根本就不是——”

白怡雪话还没说完,慕梓灵停下脚步,不以为然地朝后摆了摆手:“不用说,这事我早知道了,就算我不是慕家的孩子,那又如何?”

似是没想到慕梓灵会知道这事,白怡雪眼底闪过一抹错愕。

随后,她咬咬牙,又笃定说:“那肯定不知道慕家当年发生了什么事,至此一蹶不振,也肯定不知道娘亲……不,应该是黎恩为何会至今都昏睡不起吧?”

慕梓灵微微蹙了下眉。

不得不说,白怡雪说到点上了,她确实不知道,也一直都想知道,可至今都还是没有一点线索。

很早之前,她就知道白怡雪可能会知道这其中的一些什么事,却从没想着从她嘴里撬开。

没想到今日,白怡雪居然会用这个为筹码来和她做交易。

见慕梓灵似乎没有要再走的意思,白怡雪随即打蛇随棍上:“只要给足了我要的筹码,我可以告诉想知道的。”

慕梓灵心中冷冷一笑。

这女人脑子是欠缺了那么点,但不得不说她聪明了一次,她的筹码很的确诱人。

只可惜,白怡雪难得的聪明,在她慕梓灵面前根本无用武之地。

“说得很对,我确实是不知道那些事,但是……”慕梓灵面上从容淡定,似乎显得十分不在意:“但是我不想和做交易,因为时间自然会告诉我一切。”

见慕梓灵油盐不进,白怡雪勾了勾唇,似乎很是自信:“我要的筹码对来说一文不值,若拒绝,一定会后悔的!”

“是吗?”慕梓灵轻笑一声,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与交易和后悔,我选择后者。”

白怡雪现在为何会被逼得要将憋藏了十几年的事,拿出来和她做交易……慕梓灵很清楚:还不是因为这女人心中累积已久的仇恨一直得不到释放?

而她,就是白怡雪誓要复仇的对象,所以再傻,她也不会做这种对自己有利,却可能也有害的交易,那多得不偿失?

就在慕梓灵心中权衡一番利弊的时候,他们厢房的门被打开。

龙孝羽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神情冰淡而又冷漠,步伐缓慢,一步一步冲着白怡雪走过去,身上带出的冰寒气场,衬得他的周身温度都显得有些阴冷。

龙孝羽越来越近。

白怡雪瞳孔慢慢放大,一时间仿佛被人用手狠狠地掐住了脖子一般,连呼吸都停止了。

龙孝羽停在仅离白怡雪短短一步的距离之间。

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龙孝羽有朝一日会近在咫尺的站在她身前,白怡雪整个人都静止了。

没有呼吸,没有喘气,脑袋空荡荡一片,没有任何宵想和渴望。

这个宛若神祗一样的男人曾经是她遥不可及的,如今近在眼前,她却连呼吸都不敢,生怕亵渎了他。

龙孝羽一双冰漠如斯的深眸里闪烁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浓浓肃杀,薄唇轻齿,缓缓开了口:“想要什么筹码?”

他犹如渗了万年寒冰的语调,让白怡雪的四肢百骸宛若如冰柱,她张了嘴,慢慢吐着字,却没有丝毫声音。

慕梓灵眯了眯眼睛,一瞬不瞬地打量着。

若不是眼尖看到龙孝羽眼底闪过一抹轻蔑的冷意,她都要以为,白怡雪压根就没说话。

“好。”龙孝羽微微颔首,凉薄的唇角淡淡勾起,开口的声音冰冷而又无情:“现在可以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言下之意,他替慕梓灵应了这笔交易。

白怡雪要的筹码是什么呀?他怎么就答应了?

慕梓灵正纳闷着,白怡雪那边已经又开了口,却依旧没有声音。

白怡雪张嘴嘴,咬文嚼字,却一丁点儿声音都没有,慕梓灵在一旁看得一脸懵逼,郁闷得都想呕血了。

欺负她不懂唇语,也欺负她耳朵不够好使是不是?

白怡雪说完后,龙孝羽脸上冰漠冷酷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他脸上唯一有的变化,依旧是那双深不可测的星眸。

于是,生怕错过什么的慕梓灵,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龙孝羽看。

果不其然!

她从他深邃如海的眸底,捕捉到了一抹稍纵即逝的冷凝和微骇之色。

这期间,虽然慕梓灵压根就没听到白怡雪说了什么,但她知道,白怡雪已经都和龙孝羽交代完了。

“瞧瞧这是谁,昨夜还在贬低男人的颜值,现在都看得要流口水了……”龙孝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慕梓灵身边,清雅低沉的语气似乎很是无奈:“我的傻慕慕,明明喜欢得不得了,为何要言不由心苦自己呢?”

慕梓灵本来一脑子满满的思绪,顿时被龙孝羽一扫而空。

她毫不犹豫地赏了他一个不屑的大白眼,重重哼声:“谁喜欢看了?以为是孔雀开屏万人迷啊?”

龙孝羽没好气地捏捏她的鼻子:“还嘴硬。”

“不想理。”慕梓灵大力拍开他的大手,撇开脸。

但是下一秒,像是以为自己看错了什么一样,她又看向了龙孝羽。

明明刚刚龙孝羽出来的时候穿的是白色外袍,现在怎么变成玄暗色了?

就在慕梓灵奇怪之际,她眼角余光瞥见龙孝羽身后不远处的地上,正躺着他刚刚穿出来的白色外袍。

好好的衣服丢在那里干嘛?

慕梓灵看着龙孝羽,迷茫地眨了眨眼,要说的话都表现在眼里了。

只见龙孝羽一贯清冷的面容上隐隐浮出了一抹嫌恶之色,一本正经地说出了理由:“刚刚不小心被碰到了……脏。”

什么鬼?

慕梓灵抽了抽嘴角,顿时无语了。

这妖孽在洁癖的造诣上,真是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无能人敌了。

要知道,祈王殿下的衣服可都是金丝银线,精挑细选缝制出来的,每一件衣服的价格都能抵上普通百姓大半辈子的伙食了。

现在他居然仅仅因为被白怡雪碰了一下,说扔就给扔了,要论败家,舍祈王殿下其谁?

可气的是,这败家男人还是她家的……

慕梓灵郁闷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还在那里站着的白怡雪。

既然局势已定,现在也没什么好芥蒂的。

这场交易已经达成一半,而另一半是他们履行诺言的时候,慕梓灵实在好奇白怡雪要的是什么。

她抬头看着龙孝羽,好奇地问道:“对了,这笔交易她要的筹码是什么?不直接给人家?”

依照白怡雪一贯的狐媚性子,慕梓灵此时竟情不自禁地胡思乱想起来:

她会不会要祈王殿下一个爱的抱抱?还是一个香吻?

更或者是让祈王殿下以身相许?毕竟她额上那血阴牡丹可不是盖的……

幸亏龙孝羽没有读心术,否则此刻定会被眼前这个,脑子里想着一些乱七八糟事的小女人气到肺疼,继而再将她抓起来狠狠蹂躏一番。

龙孝羽弯身,凑近慕梓灵耳边,低低说了几个字。

“什么?她居然是要——”慕梓灵瞪了瞪眼,先是不信,随后直接一脸怪异地看着龙孝羽。

似是认为自己刚刚的猜想真是要应验了一般,看着龙孝羽,慕梓灵几不可见地扯着唇角,却哑口无言,简直无所适从了。

龙孝羽是没有读心术,但是让他从慕梓灵眼中揣摩出她的心思,那还是很简单的。

于是,大概能猜出慕梓灵眼中深意的龙孝羽,直接抬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个爆栗:“胡思乱想什么呢?赶紧给了,走人。”

慕梓灵捂着吃疼的脑壳,哀怨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小包东西,冲着白怡雪丢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