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官网入口链接

未分类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不仅孔玄夜、古元正、戚秋月、老马等人离开了,他们也带走了血月神卫。

苏醒亲自送行。

虽说血月神卫没帮上什么忙,但不远万里赶来的这份心意,却是被他铭记,而且他相信,有他这层关系在,往后血月神卫在拜月教中,肯定有大展拳脚的机会。

有些事情不需要多言,孔玄夜是聪明人,知道如何去做。

之后,田安山、余洋等修罗山人马,也向苏醒辞别。

“老苏,此番一别,恐怕咱们只能在南神界见面了。”夏元甲望着苏醒,感慨中,又带着一份昂扬的斗志:“希望到时候,你能够挡住我三拳之威。”

“牛皮也不怕吹破了,你能挡住人家三拳就不错了。”应小乙淡淡说完,望着苏醒道:“南神界见……”

她本就不擅长交流,就算心有不舍,话到嘴边,也只有简单几字。

“保重!”

苏醒朝着应小乙微微一笑,而后拍了拍夏元甲的肩膀:“老夏,希望到时候,你的封神道体已经有所成就,而不只是后天层次。”

清纯少女浴室湿身性感写真

“放心吧!有你这尊九劫天骄在,我可不敢懈怠。”夏元甲笑道。

当夏元甲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苏醒的视野里,不久之后,白雪儿、白阳蒲等人,也开始向苏醒辞别。

“我应该会和孔梨一起,前往日月教宗,所以,咱们南神界再见哦!”白雪儿伸出一根晶莹的玉指,戳了戳苏醒的胸口,笑嘻嘻的道。

鹿城白氏,本就是拜月教的一部分。

而以白雪儿的天资,再加上她如今的际遇,完全有资格,前往日月教宗。

在这方面,孔玄夜必然会有妥当的安排。

“南神界再见!”苏醒微微一笑。

“木鱼!”

白阳蒲盯了苏醒一眼,冷淡的嘀咕了一句。

“白前辈说什么?”

苏醒一脸不解的望向白阳蒲。

“没什么。”

白阳蒲懒得多言,一是不想捅破那层窗户纸,二也是实在没兴趣,对在男女之事方面,可谓是榆木脑袋的苏醒,多做什么解释。

“还要多谢白前辈此番前来相助。”苏醒笑道。

“不客气。”白阳蒲懒得去看苏醒,而是望着白雪儿道:“雪儿,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也该走了。”

这副模样,说穿了就是不想白雪儿和苏醒再有过多的接触了。

他可不想自己的宝贝孙女,留下什么感情上的伤疤。

“告辞了!”

白雪儿朝着妙可儿、雷雪依、丁溪、萧渡等人拱拱手,而后再次看向了苏醒,星眸深处掠过一抹涟漪,但终究还是隐藏了下去。

于时机,于场合,都不适合多说什么其他的话。

黎明不知何时悄然而至。

天际的曙光,让人倍感舒适温暖。

然而苏醒不得不一一送别故友,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要走,他心中难免有些怅然,但更多地还是期待和祝福。

他相信,夏元甲、应小乙、白雪儿等人,即便到了南神界,也能大放异彩。

朝阳东升之际,苏醒一行人,走出了冥渊。

淡金色的阳光倾洒在他们的身上,仿佛为每个人都披上了一层圣洁的纱衣,显得神圣非凡,甚至让人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九元龙柱,早已经被玉山主随手破除。

这倒是让九龙令没了用武之地。

人们的眼神,迅速聚集在了为首的苏醒身上。

冥渊覆灭,林氏覆灭,邢家覆灭,六大部族覆灭……

这注定是一个会被载入史册的夜晚,所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大势力、天族相继覆灭,一尊尊神王陨落,让人震撼莫名。

而这一切,却都只是因为一人。

人们忽然发现,苏醒除却让人仰望的天资,其影响力,在不知不觉间,也是达到了一个人们难以企及的地步。

付云录、孔玄夜、田安山……不知多少神王,乃至拜月教的守护者,都是甘愿陪他共赴这场生死战。

相比之下,林树植却需要苦苦去算计。

这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苏醒目光平静的环顾着天地十方,给人一种叱咤风云之感。

而后,他的目光放停留在了,云端之上。

没有任何言语,但房赤、路通天、拓跋扈等人,却是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一方大势力的掌舵者,无不是威严浓郁之辈,放在平日里,都是别人见到了他们,会感到压迫。

却不想,此时情况完全反了过来。

最终,房赤、路通天、拓跋扈等人,纷纷飞了出来。

他们担心继续站着不动,会因此而激怒苏醒,从而引发某些不可预测的后果。

“苏小友,恭喜你除掉了心腹大患,报仇雪恨。”房赤拱手道。

“苏小友此番灭掉冥渊,可谓功德无量,界海无数神修,必然会铭记你的这份恩情。”路通天一脸诚恳的道。

“冥渊霍乱四方,早应该覆灭了,可惜我等有心无力,也唯有苏小友这般天纵奇才,才有这份能力办到,实在令人叹为观止。”拓跋扈道。

几人的脸上,堆满了笑意,就差将“阿谀奉承”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无数神修看到这一幕,在经过最初的惊奇后,也是不由得去感叹,苏醒如今威严之浓盛,可谓是震古烁今了。

付云录、吕生洞主没有开口,以他们的眼力,自然是明白,拓跋扈等人如此阿谀奉承,试图和苏醒缓和关系的原因。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拓跋扈他们昨日前来,看似是观战,却也是有着伺机而动的想法。

如今一脸讨好,自然是担心苏醒秋后算账。

在拓跋扈三人谄媚的笑脸中,苏醒平静的道:“我在玉虚城外说的话,依旧算数。”

说完,他目视前方,不再理会拓跋扈几人,虚空迈步离开。

付云录、吕生洞主等人纷纷跟上。

“多谢苏小友!”

“苏小友胸宽似海,另我等佩服不已。”

拓跋扈等人,纷纷朝着苏醒的背影躬身拜了下去,每个人的脸上,又都是挂着一抹庆幸之色。